干了这袋伊利!

一模成绩出来了。

语文116/120     (达成
数学117/120     (差一分
英语119/120     (达成
物理100/100     (达成
化学93/100       (差两分
历史92/100       (达成
政治86/100       (差四分

折分后校内排名第二,全区成绩还没出来。
答题卡没拿到。


化学问题很多。题量不够基础不牢,自以为是,上课讲的什么回头一问三不知。
被化学老师骂得一下午没缓过来…她说93分是考三中的档次。
我真的想好好读,老师您别放弃我……

数学被扣的应该是些过程分。选择题没错,这个分数运算结果基本不会有问题…大概。明天去分析一下试卷好了。

语文非常侥幸。这次作文纸只给了七百来字,一直很担心。能考116是意料之外。

历史政治……嗯,多背背吧。



想写点什么。

七十来天,一刀一刀,切进肉里没有声响,落到砧板上,嘡地惊醒。

七十次惊醒,那刀终将落到我头上。连皮带肉,手法隐忍,整三年到了最后,嘡地一声。

昨天半夜下起小雨,到现在仍未止歇。全是白噪音,温柔地怜悯地催熟午间躁动。虫踟躇于鲜碧叶间,伴着雨声唧儿唧儿。声声如催命。

座位换到窗边。风露潮且香,味道冷淡,不禁臆想一肩飘荡的白衫,衣袖挽上臂弯,剩半截玉一样的腕子,瘦长指骨松松架支古旧钢笔。

因着临窗,时时得餐风露,那半截玉琢的小臂便时时在眼前晃荡。看得饿了,出教室掬水洗脸,想着新笋炖鸡,不自觉盼少下些雨。
否则初夏吃不到菌子,无从膏馋吻。

春雨贵如油。

今年油价约莫格外便宜。

评论(18)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