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我觉着我还是有点点厉害哦,四天时间看完数理化必修一+数学必修四。
…比较仓促吧,但是预习也就这样了。
今天收拾东西,明天上省里。
即将挥别过去啦。从玉溪八中走向师大附中,我也在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人生啊。
希望去到那里以后能重拾FLL梦想吧。

曾是天家仙人客

少年天子打着盏灯笼,从灯市轻柔的帷幔里走进海棠盛开的街道。秦淮夜风吹皱他杏花样的眉眼,霜雪月色蘸满他春水般的衣袖。他的外裳拿金线绣着鹤,气息轻盈,翱翔在青松银云黑天中。
他看看灯上寥寥几笔勾勒的漾澄芦苇,又想起那碗胭脂色的茶汤。

成绩出来了

很隐秘的高兴。

好得出乎意料,查到分数的时候犹在梦中。

非常非常,谢谢大家。

祝你们都成为想成为的人。

倒计时归零。
三年磨一剑,成败在此一举。
不负青春!
加油!

嗯,定心。
加油。

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。

月梢-小十儿:

确实之前没意识到这个问题


盐罐子:



 ★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,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。






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“一键转载”功能的原因,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。



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,没有公开阐述过。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。






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——我们反对的不是“一键转载”,而是“强制无差别、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”的霸王条款。...



“敬启
尊敬的 伊丽莎白·海德薇莉 小姐:
展信舒眉。


埃德尔斯坦住了笔,撑着额头,长久地盯着那笺信纸,一会儿笑了一下,把笔放回案头。

“我没办法把它写完……”

埃德尔斯坦叹了口气捡起笔,抽了张谱曲纸刷刷往下写。

海德薇莉。伊丽莎白。伊丽莎白·海德薇莉。Elizabeta.海德薇莉。

伊莎。

埃德尔斯坦的笔又停下了。

蜡烛噼啪跳了一声。

埃德尔斯坦皱眉。单手把滑下的眼镜推回鼻梁。

笔尖按在纸上,洇出很大一晕墨渍。

埃德尔斯坦扯了手绢去擦,碰到烛台,烛火剧烈地摇晃,带着满屋子光摇晃。

埃德尔斯坦写了一首激烈的曲子。钢琴声里人嘶马叫。

信上终...

终于整理出来了

排版这么丑,怀疑人生

写写玩玩

连笑坐着,摊开手掌。

他们大都有一双很好看的手,指骨细长,肤色柔白,连笑因为瘦,下面的青色血管就更亲密地贴合皮肤。掌纹浅淡蜿蜒,长长地淹没进手心。

他把这双手平放在桌上。抿着唇发呆,目光游离到天外。坐姿落到别人眼里就很好玩,小狗似的,两个爪子搭在高处,坐在后腿上,像个期待抚摸的乖巧动作。

时越就从背后悄声悄气摸过去。手搭上他肩膀。连笑惊吓过度般一抖,转过来表情凶巴巴的有点生气,看见是他先呆了一下,不自觉就露出个无措的笑来。

“……时哥。”

白地

他早晨起来漱口,趿拉一双平底拖鞋,走起路来声音像鸭子凫水。他睁着尚还矇眬的眼睛,目光越过雕花木窗和潮湿空气,从古城的钩啄长巷中一略而去,直飘摇到大片翠微山色。苍山如一只卧兽,脊背青黑蜿蜒,不凶不闹,乖顺地、呆若木鸡地盘在城边,他忽然有些想要摸摸它的脑袋。
他出门去。客栈老板在园子里雕一块木头,形状像一只羊或别的什么,看见他就笑了一笑。他也回个笑,到古城街上去买纸包的烧饵块,咬一口是种又鲜又辣的爽利滋味。有新的客人进城,骑票贩子养的马,随着马铃一晃一晃地到处走,脸上收不住新鲜兴奋。
他点头算是招呼。一边转着手上的银镯,琢磨该不该沿河一路走下去。他又低眼瞥见那边水光粼粼半亩渔塘,下定决心顺着凉滑青砖悠...

1 /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