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http://bbs.gxsd.com.cn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9590

http://buddhism.lib.ntu.edu.tw/BDLM/lesson/fan/lesson_fan1.htm

游记。
懒得打出来了,就这样儿吧。

搞个检索
不然我自己都记不住
平时瞎jb写东西的tag:生活是易碎的金杯
书摘tag:柠檬、塑料蝴蝶与瓯
cp用tag:人群中突然钻出来一个光头

瞎搞

她是那样一个姑娘。
活泼泼像一尾鱼,抢食抢得比谁都欢畅,一池子水给她搅个天翻地覆,笑容明艳,光彩照人。
网困不住她。
我于是作她的水。逐渐升温,逐渐逼近,逐渐吻遍她全身。
逐渐将她煮软在怀里。露出雪里透红皮肉,眼睛黑白分明,又水雾蒸腾。睫毛带泪,分绺,眨眼都难。
我去尝她脊背上那一尖雪白鲜甜肉,衔她突起脊椎研磨,磨到筋骨一寸寸酥软。
我吻她,无限怜爱,无限温存。
一条乖顺匍匐的红鱼。
她终于在我怀中,也在我盘中了。

瞎写

她隔着微风乍起的水晶帘动漫不经心地朝他偏头,过往爱恨尽数腐朽剥离,像老旧墙纸片片飘落土壤,剩一面斑驳墙体明晃晃虚假。
他感到烫痛。烫痛,并且渴死。她低垂眼睫撩拨他神经,一如造物主拨动男人肋骨,拔走最要命的一条。他不该信神。神不可信:倘若女人是男人肋骨造物,他不该对他身上出去的东西全然不了解。
她没扔给他哪怕多余一丝毫心动。唇彩被炙腾空气灼成釉质,她居高临下宣布:
“我还爱着你。那又怎样呢。”
他迷惑地想,那又怎样呢。在她还寓居玻利维亚盐沼的汽车旅馆,用廉价单反将他的灵魂囚禁在那张秋天时,他早知悉这场荒唐的爱背后所有人性必将演变成桎梏与自由。
他决心回到一切的起点。爱恨伊始时她只是他肋间振翅飞鸟,这鸟的生...

曾是天家仙人客

少年天子打着盏灯笼,从灯市轻柔的帷幔里走进海棠盛开的街道。秦淮夜风吹皱他杏花样的眉眼,霜雪月色蘸满他春水般的衣袖。他的外裳拿金线绣着鹤,气息轻盈,翱翔在青松银云黑天中。
他看看灯上寥寥几笔勾勒的漾澄芦苇,又想起那碗胭脂色的茶汤。

成绩出来了

很隐秘的高兴。

好得出乎意料,查到分数的时候犹在梦中。

非常非常,谢谢大家。

祝你们都成为想成为的人。

倒计时归零。
三年磨一剑,成败在此一举。
不负青春!
加油!

1 / 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