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“敬启
尊敬的 伊丽莎白·海德薇莉 小姐:
展信舒眉。


埃德尔斯坦住了笔,撑着额头,长久地盯着那笺信纸,一会儿笑了一下,把笔放回案头。

“我没办法把它写完……”

埃德尔斯坦叹了口气捡起笔,抽了张谱曲纸刷刷往下写。

海德薇莉。伊丽莎白。伊丽莎白·海德薇莉。Elizabeta.海德薇莉。

伊莎。

埃德尔斯坦的笔又停下了。

蜡烛噼啪跳了一声。

埃德尔斯坦皱眉。单手把滑下的眼镜推回鼻梁。

笔尖按在纸上,洇出很大一晕墨渍。

埃德尔斯坦扯了手绢去擦,碰到烛台,烛火剧烈地摇晃,带着满屋子光摇晃。

埃德尔斯坦写了一首激烈的曲子。钢琴声里人嘶马叫。

信上终于有了一句实质性的话。

“敬启
亲爱的伊莎:
展信舒眉。
这里有一个思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埃德尔斯坦”

埃德尔斯坦提笔又放下,又提笔改动署名:维蕾娜。

埃德尔斯坦出门去,路遇基尔博特·贝什米特。

埃德尔斯坦屈膝行礼。

埃德尔斯坦:您将去布达佩斯吗?

贝什米特:如您所愿,埃德尔斯坦。是的,我将去。

埃德尔斯坦:请将这封信函带给伊莎…伊丽莎白·海德薇莉。

贝什米特:

贝什米特:带给您的欧律狄刻?

埃德尔斯坦笑。

埃德尔斯坦:若海德薇莉小姐是欧律狄刻,我只愿是俄耳甫斯散落在人间的魂灵。

埃德尔斯坦:麻烦您尽快去。

贝什米特:

贝什米特:您请留步。










写得自个儿都快笑死了

奥地利x匈牙利 国拟

借名aph

奥:维蕾娜·埃德尔斯坦
匈:伊丽莎白·海德薇莉
普鲁士:基尔博特·贝什米特

评论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