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“混沌定定地望着那手指,朦胧地感到许多自己从不知晓的东西。白子叭地落在下边,威胁着刚刚逃脱厄运的黑龙。他必须止步。他必须放弃进攻,就地做活。但是,这样活多么难受啊!那是令人窒息的压迫,你要活,就必须像狗一样。”

“列位棋祖转向混沌,目光沉沉。混沌黑袄黑裤,宛如一颗黑棋子。祖师们伸手指定混沌,神情庄严地道:你去!你做劫材!
“混沌巍巍站起。霎时间屋内外寂静,空气凝结。混沌一腔慷慨,壮气浩然。推金山,倒玉柱,混沌长跪于地。
“罢,混沌舍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矫健中短篇小说集》天局






不会下棋。但看得憋屈极了。

混沌是胜天半子死也甘的人物,茫茫苍苍一颗黑劫子,山崩玉倾,钉死在与天的棋局上。

祁同伟有这么大气量吗?一个人每天追求的东西都是他所缺乏的。能当上省厅厅长固然有他的本事,但宦海浮沉,他的那点小心机、小聪明,比得上混沌舍身作劫的慷慨悲壮吗?诚然孤鹰岭的一枪看起来足够令人唏嘘,他确乎状似以自己的死亡堵上那只试图揭开大幕的手。

——但他没有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