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人是如何一点点堕落的

今天在去学校的路上想起上次化学测验,突然有久违的难为情,好比自己亲手挂上的昏昏耗耗的灰幕,因年久失修而漏出星点外面的光。

于是想起,为做错一道题难过,大概是很久以前了。现在的我会因为分数咒天骂地,但不是为那道题本身——现在更多在意的是分数,而非这道题为什么会做错;更多的是妥协,而非自责。

从前考试做错一道题,拿着99分的卷,羞愧难当惶惶不可终日;而今翻出试卷看见上面接二连三的叉,内心毫无波动,仿佛稀松平常。

“我会做的嘛,只是粗心而已。”

然而一年以后拿出旧试卷再做一遍,做错的往往都是从前错过一遍两遍无数遍的题。于是这类题,从此被划归“不会做”。

这是种堕落。

因为堕落,所以如此坚定地相信“这些都不会考的”,作业里偶尔多出几道超纲题,眼也不抬地跳过。

想了想上次化学测验的99分,而我居然还在为这个分数欢欣鼓舞。换作三年前拿到这个分数,给条地缝我立即就能钻下去。

这些年我变了太多,很难过。


所谓堕落,就是一点一点打掉自己底线的过程。

所谓可耻,就是为堕落找借口自我安慰的心理。


又想起去年高考的漫画题,98分吃耳光和60分吃糖。

这样看来,假如以自省的角度来评判,它已然象征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:

严于律己和自甘堕落。

我想考满分啊。

我要考满分啊。

评论(7)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