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丽月

数学老师曰:要做好瘦五斤的准备。

都能瘦五斤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。

很不好。

干呕,碎裂,天旋地转,咳嗽间一阵阵潮湿的风和泥土腥味。

学姐返校看到我昏天黑地,遂忡然问:小妹妹还好吧,要不要去校医室?

摆手拼命示意校医还在休假。

校园辉煌得近乎阴森。太阳刺破云层,冷酷地炙烤午间方歇的大雨。

雨是真大。踩着水跑完近乎漫长的十圈,倒回操场上再起来,校服一半泡了水。

得亏是校服。

多空荡,多狼狈。顶着太阳湿淋淋滚回教室,接受化学老师如针刺的目光。

……饱和溶液。

我已经饱和了。

小伙子们士气高涨,热情地谈论王者荣耀。

只想求求他们后羿开个大,把太阳射下来。

吃不下饭。

腹腔燎烧地火辣,对着一桌子放油或者没放油的菜立即只想逃。

于是果真就没吃。

情人节快乐。

溃败,一塌糊涂。

我爱初三——。

然而我此刻真是没有再振臂高呼口号的力气。

评论(1)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