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瞎搞

她是那样一个姑娘。
活泼泼像一尾鱼,抢食抢得比谁都欢畅,一池子水给她搅个天翻地覆,笑容明艳,光彩照人。
网困不住她。
我于是作她的水。逐渐升温,逐渐逼近,逐渐吻遍她全身。
逐渐将她煮软在怀里。露出雪里透红皮肉,眼睛黑白分明,又水雾蒸腾。睫毛带泪,分绺,眨眼都难。
我去尝她脊背上那一尖雪白鲜甜肉,衔她突起脊椎研磨,磨到筋骨一寸寸酥软。
我吻她,无限怜爱,无限温存。
一条乖顺匍匐的红鱼。
她终于在我怀中,也在我盘中了。

评论(3)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