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瞎写

她隔着微风乍起的水晶帘动漫不经心地朝他偏头,过往爱恨尽数腐朽剥离,像老旧墙纸片片飘落土壤,剩一面斑驳墙体明晃晃虚假。
他感到烫痛。烫痛,并且渴死。她低垂眼睫撩拨他神经,一如造物主拨动男人肋骨,拔走最要命的一条。他不该信神。神不可信:倘若女人是男人肋骨造物,他不该对他身上出去的东西全然不了解。
她没扔给他哪怕多余一丝毫心动。唇彩被炙腾空气灼成釉质,她居高临下宣布:
“我还爱着你。那又怎样呢。”
他迷惑地想,那又怎样呢。在她还寓居玻利维亚盐沼的汽车旅馆,用廉价单反将他的灵魂囚禁在那张秋天时,他早知悉这场荒唐的爱背后所有人性必将演变成桎梏与自由。
他决心回到一切的起点。爱恨伊始时她只是他肋间振翅飞鸟,这鸟的生命由他给予,也必将由他收回。

评论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