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曾是天家仙人客

少年天子打着盏灯笼,从灯市轻柔的帷幔里走进海棠盛开的街道。秦淮夜风吹皱他杏花样的眉眼,霜雪月色蘸满他春水般的衣袖。他的外裳拿金线绣着鹤,气息轻盈,翱翔在青松银云黑天中。
他看看灯上寥寥几笔勾勒的漾澄芦苇,又想起那碗胭脂色的茶汤。

评论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