干了这袋伊利!

写写玩玩

连笑坐着,摊开手掌。

他们大都有一双很好看的手,指骨细长,肤色柔白,连笑因为瘦,下面的青色血管就更亲密地贴合皮肤。掌纹浅淡蜿蜒,长长地淹没进手心。

他把这双手平放在桌上。抿着唇发呆,目光游离到天外。坐姿落到别人眼里就很好玩,小狗似的,两个爪子搭在高处,坐在后腿上,像个期待抚摸的乖巧动作。

时越就从背后悄声悄气摸过去。手搭上他肩膀。连笑惊吓过度般一抖,转过来表情凶巴巴的有点生气,看见是他先呆了一下,不自觉就露出个无措的笑来。

“……时哥。”

评论